学历之困:百万考研大军拼命“上岸”,“网课海硕”正在掉价?




学历之困:百万考研大军拼命“上岸”,“网课海硕”正在掉价?

2022年12月26日,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落下帷幕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全国报考人数474万,再创历史新高。百万考研大军拼命“上岸”,然而,学历进阶能否物有所值?疫情三年下,“网课文凭”横空出世,学历内卷依旧抵御不了就业焦虑。来自某企业HR的“对不起,网课毕业生我们不招”的拒信引发热议,应届毕业生们充满不解与愤怒,一代大学生长时间、大面积地困在网课中,是“新冠时代”的次生灾害。而“海硕”更甚,他们支付高昂学费在“网课”中完成学业,却屡屡陷入学历质疑、面试遭拒的困境。当“网课时代”留学生被推入低迷“就业市场”,他们如何积极自救,突出重围?

01面对“网课”文凭,用人单位疑虑重重

在进入这家药企之前,齐茜已经面了5、6家公司,但几乎每家公司的HR都会问:“你在英国读了多久?上了多久的网课?”

齐茜毕业于英国某大学药学院,学制一年,但前半部分都是线上授课,自去年4月起才陆陆续续开放一些线下课程。当时,学院的毕业设计有两个选择,既可以撰写一篇综述类论文,也可以完成一份实验报告,前者是为远程授课而设计,后者则主要针对在英国本土上课,方便来实验室的学生。

齐茜选的是后者,由于本就缺乏实验操作的经验,她必须抓住这个机会。然而,每当HR听到四个月的实验时间时,他们总是支支吾吾,持怀疑态度。一份需要在一线做实验,展开数据分析的新药测试工作,需要应聘者有足够的实操能力和经验,特别是在疫情的大环境下,市场不景气,招聘人数紧缩,公司想减少培训成本,招到那些“进来就能干活儿的”也无可厚非。因此,齐茜能感觉到,在相同档次的研究生文凭下,药企更愿意招聘国内985毕业的研究生,他们第一年学理论,后两年专注实践,接触的器材设备,操作的实验多,工作后上手也更快。

齐茜还记得,第一次面试的甲方公司要求比较高,自己正是因为缺乏实操经验而被拒。经历了几次滑铁卢之后,齐茜逐渐理解了企业的顾虑,也试图弥补“网课时代”的先天不足。尽管是线上授课,但齐茜庆幸自己选的都是难度较高的课程,仅有的四个月实验时间也十分珍惜并认真对待,在之后的面试中,她特别强调科研和本科阶段的实践经历,终于拿到了这份来之不易的offer。

与齐茜相比,宋潇和梁雯因“网课”所遭遇的阻力要小得多。宋潇去年刚从英国某G5大学回国,目前在深圳一所公办初中任教,在她看来,这一年拿到的文凭对考编上岸助力不少。她所就读的大学在广东本地口碑不赖,但如果要凭借本科学历冲击深圳教师编,却只能去到关外的学校,而QS前100的研究生学历则让她轻松迈入了关内招聘的门槛。

在宋潇所经历的几次校招中,面试官虽然都曾问及“网课”一事,但对此并没有表示介意,只是进一步询问面试者是在英国还是中国本土完成的学业。对此,宋潇认为,面试官或许觉得有出国的经历更好,但本质上,只要拿到了文凭这块敲门砖,后续的一切还是主要看个人能力和面试发挥。

目前在上海某国际学校担任A-Level心理学老师的梁雯也有同感。相比于国内985大学的研究生,“海归”学历在国际学校更吃香。梁雯所接触的几所国际学校似乎默认不论国内国外,近几年都是网课居多,因此,“网课”并没有成为梁雯进入学校的阻碍,学校更感兴趣的是她当时“反向跑毒”,前往英国上网课的动机。

梁雯成长于一个开明的家庭中,抱着体验全英文环境的心态,她决心一定要出国,父母也支持她的选择。“因为我并非上海人,异地工作,学校也想要了解我能否独立做决定,长期留下来。”梁雯说到。然而,使梁雯成功入职的并非单单一纸“网课文凭”,本科时心理学咨询、教学各个方向,小初高各个学段的实习经历才是定海神针,研究生学历仅仅是学校的基本要求。“对专业知识的掌握,教学的经验,是否怯场,学校一试便知。”梁雯说。

02高昂学费一场空?“网课”含金量几何?

“血亏”其实是许多“网课留学生”的共同感受。花着与往年线下授课同样的学费,却见不到教授,见不到同学,线下活动全无,不论是学习状态还是留学体验都大打折扣。

学院的课程官宣为线上不久,齐茜就发现自己根本不适合“网课”。在还没到英国之前,就经常出现网络不稳,老师说话听不清楚的问题;来英国之后,直播课开字幕辅助又成了惯性。缺乏线下课被迫“练听力”的督促,齐茜认为“网课”对自律性的要求很高。

此外,许多实验没有经过上手操作也不好理解。为了尽量让学生掌握方法,教授采取电脑连接实验台的做法,并让学生远程控制电脑,一个个进行模仿。然而,实际操作起来,网络却卡得不行,课堂还是一片茫然。

谈到上“网课”,梁雯认为不同的阶段自己的状态也不同。一开始,她的确很有热情,即使是线上与老师、同学交流,都比较积极,但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大概一个学期。第二、三学期,梁雯可以明显感觉到心累。虽然不用像国内同学那样受时差影响和网络困扰,但日复一日地对着屏幕,学习效率低,除课上讨论和小组作业外,也基本没有与外国同学交流的机会,口语水平仍在原地踏步。

梁雯还说,其实走进英国当地中学,展开社会调研本是学校培养方案中的一环,但全盘“网课”后,这些实践项目被悉数取消。梁雯认为“网课”剥夺了学生很多交流、体验和融入的机会,而这原本是她选择留学的初心。但让梁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“网课”居然成了小组作业中一些学生“摆烂”的“甩锅”神器,她自己就遭遇过队友“玩消失”,对作业基本“零贡献”,最终还不得不在小组成员中附上其名字的情况。“如果是线下课,还能和他们当面沟通,线上课,人都找不到。”梁雯非常无奈。

由于之前在其他国家有过交换经历,宋潇对这一学年的“网课”比较失望。平时的课堂不会强制开摄像头,大家的参与度、活跃度极其有限,有时会沦为教授的“单口相声”。此外,尽管学校在想办法为学生尽可能提供更多资源,但开放的也不过是图书馆而已。“要享受到这个资源,也要住得离学校近才行。”宋潇说。不仅如此,她还提到了深造的问题。往年,一些有志于学术的学生通过和教授的交流,能有机会拿到申博的推荐信,而在“网课时代”,虽然也能进行邮件沟通,但无疑给教授了解学生制造了更大的困难。

03“网课一代”被抛弃?“低迷就业季”如何突围?

近日,前程无忧访问100家雇主HR,发布了《“网课一代”就业前景调查报告》。根据调研结果,18%的雇主对网课教育质量不乐观,10%表示更看重毕业生的学校和学历,52%认为是否“网课”无所谓,应聘者的能力和态度最重要,剩下的20%将“网课毕业生”和往届毕业生同等看待。

▲图源:前程无忧

在社交平台上,不少学生也频频反映“网课”的困扰:效率低、内容打折扣、学习动力弱、课堂效果差,考试不严格等等,因此,部分企业对“网课毕业生”也难免存在怀疑其课程含金量低,学历与学力不匹配的顾虑。

此外,疫情大环境下,经济不景气或许才是“网课毕业生”遭遇“最难就业季”的根本原因。在受访的企业中,半导体/集成电路、快消/零售和房地产企业等对毕业生的需求断崖式下跌,半数以上的国有企业、跨国公司、民营企业对毕业生的招聘量都在减少。

▲图源:前程无忧

根据中国教育在线观察,自2017年开始,考研人数首次超200万,5年后人数实现翻番,“考研高考化”一度成为舆论焦点。正因如此,国内考研的激烈竞争逐渐出现溢出效应,让一部分人选择另辟蹊径,出国留学。根据最新美国门户开放报告,赴美中国留学生中,研究生占比继续上升,已经逼近本科生规模;同时,赴英留学生总量持续增长,研究生占比大幅超越本科生,继续保持在60%以上;而赴中国香港地区的研究生申请也出现了暴涨,甚至出现翻番增长。

对于这几年的广大留学生而言,有一种说法为“网课一代”是最好“水”文凭的一代,疫情下,许多学校不设线下课,也不强制留学生来学校报道,因此,大多数留学生选择省下住宿费和生活费,在国内上网课。

梁雯说,一些同学就是一边在家上网课,一边在大厂实习,晚上顶着时差赶直播课,白天应付工作的压力,同时顾两头,效率很低。在聊天中,梁雯发现,由于重心还是放在国内的实习上,这些同学精力不够,濒临挂科,普遍非常焦虑。“这一学年我们有11门课,阅读材料非常多,学业压力其实很重。”梁雯说。然而,宋潇也提到一位同班同学一直在国内的国际学校实习,最终仍然取得最高等级成绩,并正式入职学校的经历。

不像齐茜有四个月的线下课体验,宋潇和梁雯上的全年网课。对此,她们只能找寻途径,积极自救。宋潇加入了徒步、摄影、网球等多个社团,梁雯加入了当地学联,课上提供的机会少,就抓住课下的时间多与当地人交流,提高英语水平。

对于“网课文凭”的种种劣势,梁雯提到了“积极主动”的重要性,“能力”才是成功就业的关键。在她毕业论文的调研中,她惊讶地发现一些计算机专业的同学并不太会编程,而目前很多进入互联网高薪行列的人也并非科班出身,他们在网上找教程,刷题,也能迈过低学历和跨专业的障碍。

根据自己之前做的心理学调研和从教后所接触的学生,梁雯发现,现在许多学生都有“文凭依赖”的心理,认为自己有不错的学历,理应匹配到相应档次的工作。事实上,文凭从来都只是块“敲门砖”,在迈过了用人单位所设置的硬性门槛后,能否留下来还是要看软实力。“一个包装出的精英人设很容易被识破。”梁雯说。

回顾自己的申请之路,梁雯认为自己是一个习惯规划的人。与一些考研失败、延缓就业,临时决定出国的人不同,她刚进大学就明确了就业目标,当她发现心理学教师的从业门槛为研究生时,立马决定选择性价比较高的一年制硕士。“早做准备,积累经验才能抓住机会,就业上的受挫并不能全部归咎于网课。”梁雯说。

结语

时值“低迷就业季”,局促的毕业生们惴惴不安地先后涌向就业市场,他们的简历上却不再有丰富的社团经历和亮眼的大厂实习背书,“网课”正作为“掉价”的标签附着在文凭上,接受雇主的另眼审视。对“网课”的敏感折射的是应聘者和用人单位的共同焦虑,焦虑于精英的文凭背后是虚浮的实力。在这场“次生灾害”中,除了自救,别无他法。

作者 | 敖竹梅

编辑 | Zoey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杭州考研网 » 学历之困:百万考研大军拼命“上岸”,“网课海硕”正在掉价?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